[维勇/翻译]Praise Please(下)

原作链接

卡肉卡的要死(躺倒

肉柴不要怪作者怪我😂😂😂 我这个纯真的高二狗真的尽力了m(_ _;)m

有bug求轻拍。

14.10.2016 更新---加了百度云链接😂开不到我再想想办法😂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维克多的家美得不得了;勇利应该会一直不大适应那里。屋里的客房很漂亮——是那么的宽敞、那么的一丝不苟。

勇利在他们吃着晚餐的时间没什么说话,脚踝隐隐的阵痛不断地在提醒着他,脑里的声音质问他刚刚在维克多和他的朋友面前究竟干了什么,他这个大笨蛋——

维克多的闲聊完美的化解了那一丝丝的尴尬。勇利的胸膛一紧,他是那么的帅气,那么的亲和——

是这场暗恋。对他盲目的憧憬。他们在拖慢他的脚步,使他后退。

不过他要怎样才能放手?

晚餐后,勇利向维克多道谢,然后一拐一拐的走进客房。他试图避免见到维克多——还不是为了他的心脏着想。

维克多过来的时候,勇利正冰敷着他的脚踝。他敲了门后那头银发探进来的模样真的很可爱。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,不过他因为忧虑而咬紧下唇。

“可以进来吗?”

“当然!”勇利点头,在床上挪了位置给随后进来的维克多坐下。

“感觉如何?”

“我很好。”

“真的,你感觉怎样?”

勇利笑出了声,“很疼。”

维克多严肃的点了点头。他只是穿着一件背心和牛仔裤,不过他还是那么的耀眼。那件背心非常的合身,牛仔裤刚刚好吊在他胯上。这一幕使人分神,这是勇利此刻最不需要的。

“我可以碰你吗?”

勇利吓了一跳。“什…什么?”

“你的脚踝。”维克多解释道。“我的也曾经扭伤过。我想看看消肿了没有。”

噢。天啊。勇利吸了一大口气,平复下差点就负荷过度的心脏。

“好。”勇利清了清喉咙,“好。好的。”

维克多向他露出微笑,然后屈身轻柔的用自己手掌包裹着勇利瘦削的脚踝。勇利疼的猛吸一口气,维克多低声向他道歉。他柔软的手指轻柔的按压他的踝骨,试图找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啊,消了点儿。”维克多微笑。“那就好。希望它痊愈的快些。”

 “但愿如此。”勇利叹了口气。他的眼皮感觉沉重——其实,全身上下亦是如此。可是,当维克多的拇指滑过他的小腿,他按耐不住他涌上脊椎的那阵颤栗。

“勇利?”维克多向他挪近了一点。“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勇利吞了吞口水。“当然可以。”

“你用什么身份看待我?”

这问题像是在手里握着一大块钢骨水泥般沉重。勇利的呼吸变得急促,每次眨眼睫毛都会蹭到脸颊。

“啊?”

“偶像?教练?朋友?”维克多仰起头,“我只是想知道。”

哦...勇利看着他因为重击到冰面而有些酸疼的双手,幸好这感觉也不是不熟悉。维克多还在盯着他。

勇利强迫自己对上他的目光。

“维克多,我对你….有着最高的敬意。”

他点头,似乎一点都不惊讶。

勇利勉强扯出笑容,“我,我小时候超级迷恋你。不过,啊哈,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。”

维克多的眼神像要刺穿他的伪装。

“现在呢?”

什么?勇利双眼猛地睁开,舌头差点就背叛了他;他张开嘴巴后又将它闭上。

我完完全全迷恋你。

你是我遇见的最棒的人。

你真的很美。

这几句话一句都不能说出口。

勇利被迫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

维克多上唇忽地上扬,身子忽然前倾贴近他——

“不喜欢这样的话要告诉我哦。”他说道,然后就吻了他。

汤不热

百度云

“真棒!”维克多称赞道,双手在背后紧握。“高一点,勇利!”

他跳得高了一些。

“轻柔一点。”

他的动作变得温柔。

“将心倾注在里头,勇利!”

勇利照做了,冰刀快速掠过冰面,身体流畅的、轻松的舞动着,维克多的每一句指令化为他的动力。勇利获得了每一位在场子里的人的注意;全部人的视线跟着他的旋转、跳跃、手指弯曲,看着他挑战他灵活度的极限。

他变得更强了。这感觉,他每天都感受到。

勇利完成了他的节目,喘着气的时候,维克多告诉他:“你的表现绝对的令人惊艳。”

这句话使勇利的身子温暖起来,让他微笑。

“谢谢哦,教练~”勇利调戏道。

维克多的眼神像猎食者的一样尖锐,点着头,招呼勇利过去他那边。整场的人仍在望着他,所以维克多只好友好的拍拍他的肩膀,然后手流畅的滑下勇利的手臂。

“让我邀请你出去吃晚餐?”维克多的问题暗示着什么。

“要看你带我去哪儿了~~”勇利调笑着掉头走了,地上的冰裂了一道痕。

评论(13)
热度(301)

© 宫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