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维勇/翻译]Praise Please(下)

原作链接

卡肉卡的要死(躺倒

肉柴不要怪作者怪我😂😂😂 我这个纯真的高二狗真的尽力了m(_ _;)m

有bug求轻拍。

14.10.2016 更新---加了百度云链接😂开不到我再想想办法😂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维克多的家美得不得了;勇利应该会一直不大适应那里。屋里的客房很漂亮——是那么的宽敞、那么的一丝不苟。

勇利在他们吃着晚餐的时间没什么说话,脚踝隐隐的阵痛不断地在提醒着他,脑里的声音质问他刚刚在维克多和他的朋友面前究竟干了什么,他这个大笨蛋——

维克多的闲聊完美的化解了那一丝丝的尴尬。勇利的胸膛一紧,他是那么的帅气,那么的亲和——

是这场暗恋。对他盲目的憧憬。他们在拖慢他的脚步,使他后退。

不过他要怎样才能放手?

晚餐后,勇利向维克多道谢,然后一拐一拐的走进客房。他试图避免见到维克多——还不是为了他的心脏着想。

维克多过来的时候,勇利正冰敷着他的脚踝。他敲了门后那头银发探进来的模样真的很可爱。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,不过他因为忧虑而咬紧下唇。

“可以进来吗?”

“当然!”勇利点头,在床上挪了位置给随后进来的维克多坐下。

“感觉如何?”

“我很好。”

“真的,你感觉怎样?”

勇利笑出了声,“很疼。”

维克多严肃的点了点头。他只是穿着一件背心和牛仔裤,不过他还是那么的耀眼。那件背心非常的合身,牛仔裤刚刚好吊在他胯上。这一幕使人分神,这是勇利此刻最不需要的。

“我可以碰你吗?”

勇利吓了一跳。“什…什么?”

“你的脚踝。”维克多解释道。“我的也曾经扭伤过。我想看看消肿了没有。”

噢。天啊。勇利吸了一大口气,平复下差点就负荷过度的心脏。

“好。”勇利清了清喉咙,“好。好的。”

维克多向他露出微笑,然后屈身轻柔的用自己手掌包裹着勇利瘦削的脚踝。勇利疼的猛吸一口气,维克多低声向他道歉。他柔软的手指轻柔的按压他的踝骨,试图找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啊,消了点儿。”维克多微笑。“那就好。希望它痊愈的快些。”

 “但愿如此。”勇利叹了口气。他的眼皮感觉沉重——其实,全身上下亦是如此。可是,当维克多的拇指滑过他的小腿,他按耐不住他涌上脊椎的那阵颤栗。

“勇利?”维克多向他挪近了一点。“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勇利吞了吞口水。“当然可以。”

“你用什么身份看待我?”

这问题像是在手里握着一大块钢骨水泥般沉重。勇利的呼吸变得急促,每次眨眼睫毛都会蹭到脸颊。

“啊?”

“偶像?教练?朋友?”维克多仰起头,“我只是想知道。”

哦...勇利看着他因为重击到冰面而有些酸疼的双手,幸好这感觉也不是不熟悉。维克多还在盯着他。

勇利强迫自己对上他的目光。

“维克多,我对你….有着最高的敬意。”

他点头,似乎一点都不惊讶。

勇利勉强扯出笑容,“我,我小时候超级迷恋你。不过,啊哈,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。”

维克多的眼神像要刺穿他的伪装。

“现在呢?”

什么?勇利双眼猛地睁开,舌头差点就背叛了他;他张开嘴巴后又将它闭上。

我完完全全迷恋你。

你是我遇见的最棒的人。

你真的很美。

这几句话一句都不能说出口。

勇利被迫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

维克多上唇忽地上扬,身子忽然前倾贴近他——

“不喜欢这样的话要告诉我哦。”他说道,然后就吻了他。

汤不热

百度云

“真棒!”维克多称赞道,双手在背后紧握。“高一点,勇利!”

他跳得高了一些。

“轻柔一点。”

他的动作变得温柔。

“将心倾注在里头,勇利!”

勇利照做了,冰刀快速掠过冰面,身体流畅的、轻松的舞动着,维克多的每一句指令化为他的动力。勇利获得了每一位在场子里的人的注意;全部人的视线跟着他的旋转、跳跃、手指弯曲,看着他挑战他灵活度的极限。

他变得更强了。这感觉,他每天都感受到。

勇利完成了他的节目,喘着气的时候,维克多告诉他:“你的表现绝对的令人惊艳。”

这句话使勇利的身子温暖起来,让他微笑。

“谢谢哦,教练~”勇利调戏道。

维克多的眼神像猎食者的一样尖锐,点着头,招呼勇利过去他那边。整场的人仍在望着他,所以维克多只好友好的拍拍他的肩膀,然后手流畅的滑下勇利的手臂。

“让我邀请你出去吃晚餐?”维克多的问题暗示着什么。

“要看你带我去哪儿了~~”勇利调笑着掉头走了,地上的冰裂了一道痕。

[维勇/翻译]Praise Please(上)

原作链接

嗯,我蛮喜欢这篇,所以就试着翻译了一下。

英文不太好,很多地方意译,小部分因为想保持语言通顺所以改动了一点。

有bug求轻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崇拜另一个人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你通过大大小小的屏幕注视着他,见证他的成长,无论是从技术上,还是从样貌身材上来说——研究过他的动作,他的饮食习惯,刷过他的推特,看过他的每一次专访。虽然你是这么认为的,可是你真的了解他吗?

能够这么的钦慕一个人,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能被他纯熟的技巧,他的善良所震撼,能这么渴望着他,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——

更奇怪的是,他就在你的眼前——

维克多的眼神像只动物般的敏锐,扫过他全身上下,专注的眼神灼烧着勇利渐温的肌肤。

 “专心,勇利。”维克多的声音是那么的惹人分心。“再来。”

 “当,当然。”勇利点头,手臂再次在身后伸直。寂静的滑冰场在勇利冰鞋掠过冰面时恢复了生命力。

他流畅的滑着——尽他所能——手臂曲折、流转,手指根据维克多做过无数次的方式转动。

他在那儿。用他的双眼注视着他:视线聚集在他的双腿,后来慢慢移上他的身躯,攀上他的手臂,他的颈项。勇利在冰面上旋转,跳跃,始终很明确地感觉到他的眼神在他身上。

“不错,不错。”维克多倚在一旁的墙壁上,一派闲适。

像在水上漂浮着的木筏。

勇利期望能过像维克多一样。就像一个在池中浮着的花瓣。

 “轻点儿,”维克多叫道。勇利停下他的动作,转头望向他。维克多微笑着,把双手抬起来,告诉勇利他想表达的意思,双眸闪烁着光芒。

他妈的,维克多真漂亮。虽然目前并没什么改变,不过这还是事实,不管是现在还是很久很久的以后。

他旋转着,轻飘飘的,像没有重量的一般。这一幕使勇利感觉口干舌燥,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情绪使他的腹部扭成一团。

他望着他,直到他发现维克多在等着他说什么。

 “啊,对不起,什么?”

维克多笑,闪瞎勇利的双眼。“你觉得你做到吗?”

 “可以!”勇利点头,鞠躬。“当然!”

 “我也这样觉得。”维克多滑向墙壁,“因为你减了肥。你的四周跳变得好流畅~~一定是我特别减肥餐的功劳。”

勇利脸红着望向他的冰鞋。是啊,那顿减肥餐弄到他想死——尤其是在他的妈妈一直拿美食诱惑他的情况下。

 “再来!”勇利恢复动作,心悬在喉咙上。

 

维克多是个好教练:即严谨又富有才华,会把要教他的舞步一步一步地示范给他看;他狠厉、执拗,像皮鞭挥出来的声响般尖锐——老实说,这就是勇利所需要的。

不过维克多真的很善良;他给予的赞赏像汹涌的瀑布般涌来,使得勇利沉沦在泛滥的赞语之下。

每一句做得好,再来!每一句漂亮!不错——

让他颤抖。使他的双手微颤,使他的腹部扭成一团。那些话语如炙热的激流般涌下他的脊椎——

他累毙了。维克多比他之前的每一个教练还更严厉——但他真的很好。会帮他买晚餐,会轻拍他的背。维克多是那么的闪耀,单单是靠近他就像被晒伤一样。

糟糕。

真的,真的好糟糕。

维克多在帮助他。维克多.尼基佛洛夫,全世界最伟大的花滑选手之一,在用他的时间教勇利怎样把他的头从泥沼里拔出来。

勇利坐在温泉里,手按摩着他酸疼的肌肉;他双腿发酸,脚痛得不得了,不过还是他的腹部最疼。他需要放下这件事情——把维克多当作教练,而不是偶像。当作另一位男人,而不是——不是暗恋的人。

干,他必须振作起来啊。

明天他们又要练习一整天;勇利感觉明天可能又会死多几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勇利好萌。

维克多手撑着头,懒懒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勇利吃饭。勇利的家乡很可爱,但他的家人更可爱。

勇利呢?勇利是无法解释的吸引人。

维克多是不是真的关注勇利在大奖赛的成绩?是的,不过他也不是傻瓜——勇利应该是牛奶和蜂蜜做成的吧。他的肌肤松软,双眼更软,不过他那头黑发最松软。他在冰上滑动的样子,就向他天生应该在那里一样。对,他是很粗心,很容易兴奋;不过潜藏在他体内的潜能实在是无限。

当维克多看见他模仿他的节目,一步不漏,而且当时他身体的状况还不是最完美的——维克多第二天就飞去日本了,他必须亲自看看他。

他不管什么体重都很可爱。不管有没有肚腩,不管是有着婴儿肥的脸颊还是瘦削的大腿,他都还是那么的诱人。他想起每一次批评后勇利脸红着向他鞠躬。

维克多再强调,他不是一个傻瓜。

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肆意给出赞美的人。不,他不是一个刻薄的人;他只是觉得赞美是需要努力赚取回来的。

只是,他看见勇利涨红的脸颊。看着他双眼阂上,浑身颤抖。

就想赞多他几次。

 

自从他们第一次相遇,已经过了很久。

他们在长谷津无休止的练习了无数个月,不过维克多还是坚持带勇利到他在俄罗斯用的那个滑冰场。

这里太多让你分身的事物啊,勇利,维克多轻拍着他背后说道。我给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滑冰场~~

勇利到现在还搞不清楚那句话的意思,因为这里更加令人分神啊啊啊!滑冰场满满的都是人——全都是专业选手,在冰面快速的掠过,大气都不喘。

 “兴奋吗?”维克多的微笑仍旧让他的血液热起来。

“嗯。”他紧张地在颤抖。

“维克多!”一名女选手向他招手,“好久不见!”

维克多点头。“彼此彼此。”

他们在说着些有的没的,勇利没去听他们说话,只顾着盯着他的冰鞋,试着无视在瞪着他的另一个尤里。噢,当然他在这里。

 “哦,新徒弟?”勇利听某人问道。“是他吗?”

“是的。”维克多笑。“这是胜生勇利。”

勇利抬头望向他们,感觉到自己的脸热起来,因为维克多念他的名字的方式实在是——太犯规了。

“你好。”

“他不是输了—”

“嘘~”维克多插嘴,一只手搂着勇利的肩膀,“那不关你的事。”

那群选手私自仍在议论纷纷,不过勇利没去理会,只专注跟上维克多的步伐,试着像个普通人一样呼气,吸气—

场上满满的人在看着他,所以勇利真的要专注点儿了。维克多的声音被他人的谈话声和鞋刀切过冰面的声响盖过,他需要专注才能听清楚。

这样就好了,维克多告诉他。淹没掉所有声音。专注。

勇利旋转,跳跃,用尽他所有力气完成那段舞步。他单脚滑行,另一只脚抬起来,灵活的全身蹲低后跃起。

 “哇,还不错嘛。”一位老人家倚上墙壁,手肘与维克多的碰在一起。

“不错?”维克多微笑,“他很优秀。”

勇利的心跳漏了一拍。整个世界在往下坠,他的视线渐渐模糊——

“啊,你蛮喜欢你的学生啊?”

“他无可否认的真的很迷人。”

维克多说的话像在山洞里的喊话般在他的脑中回响,他的身体发热,一股热流在他的腹部流转,直驶他双腿之间。

他的鞋子卡在冰里。他惊呼一声,整个身躯扭曲,手掌扑向冰面。他挣扎着站起来,痛感射上他的脚踝,使他痛呼一声。

他的脸涨红起来。维克多看见了,别人也在看着——

好安静,安静得勇利想哭。好丢脸。

忽地他又听见了滑冰的声音和轻声细语,然后维克多已经跪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你还好吗?”维克多问道,碧蓝的双眼张开着,银色的秀发乱七八糟。

“嗯。”勇利吸入一口气。“真的对不起—”

“我的天啊,你的手肘上的挺严重啊,”维克多的手伸向他的手臂,温暖的手掌抚摸着他手肘上的刮痕。“你脚踝扭伤了?”

“应....应该吧…”

维克多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。

“抓好了。”他的手抚上他的肩膀,然后是他的身侧。

“啊,等等!”

他已经被抬起来,到维克多。尼基佛洛夫的怀里。

他是没有羞耻感吗?!!全部人都在看着啊啊啊!

他在维克多的怀里挣扎,脸涨得更红了。“等等,我可以—”

“放弃吧,”维克多笑着滑到冰场的角落,完全不花力气。勇利一点都不轻啊,他,他到底是怎样——

 “需要医生吗?”

“非常好,谢谢。”

“把他带来这里吧。”

直到一位医生到来,维克多仍旧把他拥在怀里。

 

勇利在包扎他脚踝和手肘的伤口的过程中一句话都没说。

维克多专注的盯着医生的每一个动作,眼神锐利的有点像一只老鹰。

终于,医生轻拍勇利的膝盖,说,“不太严重,放心。伤口敷几天冰就痊愈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维克多还在注视着他,直到医生离开。

“抱歉…”声音渐渐细小。“我拖慢了进度。”

“你在为什么道歉?”维克多笑着伸出了手。“这在谁的身上都会发生的啊。”他用俄罗斯语低声说了几句,勇利听出了‘错误’,‘我’几个字,不过他也不大确定。

他抓住了维克多的手,他的手指修长又柔软,是那么的肆无忌惮的牵着他,让勇利不禁想,他听不听到我的心跳声?

“来吧,”维克多扶他起来,一只手扶着他的背,支撑住他的重量。“回我的家?”

p.s 到底是维克多还是维克托😂

2 / 2

© 宫侑 | Powered by LOFTER